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人在深圳 第二十一章

时间:2018-01-13
病了几天,回到办公室里,同事们都很热情的问候我,我一一道谢!在我桌面上,招商宾馆的「学员意见表」已经整理完整摆放在显眼的位置。我仔细的翻阅,绝大多数学员在反馈意见中,对招商宾馆的住宿表示满意。显然走这步棋效果不错!
  我抽空去了一趟招商宾馆,任海心热情接待了我,不久吴晴也来了,拿着一本账本,说让我核对,我哈哈一笑,说:「吴晴你想折腾死我啊,要这么对账,岂不把你们看低了。」
  吴晴粉脸浮红,说:「萧助理是个豪爽人,我这是多余了。」
  任海心帮腔道:「就是。这么一来就显得见外了。」
  任海心和吴晴带我到学员宿舍参观,边走边谈,我发觉和她俩有许多共同语言,越谈越来兴致,就如认识了很久的老友。奇怪!
  吴晴提醒我:「萧助理,还记得给你留个套间的事吗?」
  我笑了,说:「那我们看看去。要是不错,我可搬过来住了。」
  任海心说:「欢迎啊!」
  套间其实不小,两房一厅还有一个大浴室,装修得很堂皇。我躺倒床上,禁不住讚道:「哇,太舒服了!」
  任海心含笑望我,说:「那搬不搬啊?」
 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说:「开玩笑的。这间房你们用来招待客人吧,留给我干嘛?不白白浪费吗?」
  吴晴说了:「现在宾馆竞争太激烈。入住率都不是很高,空房还多着呢。」
  我表示不同意:「不管怎样,别给我留着。」
  吴晴说:「这可是王局交代的。要不这样好了,钥匙在我这,你想住的话再打电话给我,OK?」我不再多说什么。
  小燕是下午到的,一行四个女生,都是花样年华、充满青春活力的美少女。黄依玲听说小燕要来,也很高兴,提前下班赶回家接待她们。
  晚饭是在别墅的会所吃的,小燕一一为我们介绍她的同伴。高个秀丽的是高敏,脉脉含羞且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的是林小玉,剪一头短髮、活泼大方的是刘婷。小燕比国庆时见到时丰满多了,也漂亮多了。那时刚进大学,虽婷婷玉立却略嫌消瘦,四个月不见,明显地丰满了许多,说话之间及一举手一投足,俨然大家闺秀风範,长成了一位大姑娘了!从背影看,她和黄依玲蛮相似的。
  小燕又向她的同伴介绍我和黄依玲,语里透着自豪:「这位是我哥哥,萧乐。这位是我未来的嫂嫂,依玲姐姐。」我一听傻眼了,转眼看看黄依玲,她只是脸上掠过红晕。林小玉三人却立马叫了:「萧乐哥,依玲姐姐。」我来不及解释,赶紧点头致意。
  其实我知道一时也说不清楚。我从没把我和黄静的事告诉家里,也难怪小燕了,一到深圳见我和黄依玲同住在别墅里,自然就认为我们是一对了。要向她们说明黄依玲是我的女朋友的姐姐,那女朋友在哪里?我又怎么和姐姐住在一起?天才说得明白。所以我只好将错就错了。
  吃过饭,我俩带她们几个满大街逛。中间趁她们在「女士专卖」的间隙,我跑去工商银行提点钱. 在深圳这地方,身上没几个银子可是寸步难行,她们几个学生,我得準备她们游玩的需要,让她们高兴而来,尽兴而归才是,这样小燕也有面子。
  十一点多回到别墅,大伙又喝了点啤酒。我由于感冒初癒,感觉有点疲倦,上楼先睡了。到了楼上,我把六千块钱平均分成四份,装在信封里. 把小燕叫上楼,把钱交给她,让她转给林小玉她们。
  小燕接过信封,迟疑不决的看我,说:「哥,我们不用这么多钱。你留着吧。」
  我说:「傻丫头,到深圳玩身上不多带点钱怎么行?别多说了,拿去。」
  小燕站着不动说:「哥,我觉得还是不好!」
  我笑了:「那这样好了,以后你们工作了再还给我。总行了吧?」
  小燕不多说了,默默地把钱收好。
  小燕还是站着不动,看着我犹豫再三地问:「哥,你是不是身体不好?」
  我笑着说:「没事。哥一向壮着呢。前两天感冒了,所以有点疲倦,想先睡了。没事的。」小燕还是犹犹豫豫的样子,我问她:「小燕,还有什么事吗?有事说出来,哥帮你拿主意。」
  小燕想了一会,鼓起勇气说:「哥,今晚我也睡在这,我想陪你!」我一听愣了一下。小燕自从出世后三叔整天让我带着她,小燕也喜欢缠着我不放。后来三叔出事了,小燕搬到我家住,每晚都做梦睡不安稳,妈就让我陪伴她睡,一直到我去北京读大学。
  只是愣了一下,我安慰她说:「小燕,哥没事的。你别担心,今天哥有点累,睡一觉就好了。」
  小燕嘟着嘴,嘟嘟喃喃又说了:「我就想陪你嘛,小时候不都这样的?」
  我刮了她一下鼻子,说:「哎呦,咱家的小燕可是大姑娘家了,长这么大了还要有人陪睡,这要传出去啊可羞死人啦!好了好了,乖,下去玩了。哥睡一觉就都好啦。」
  小燕朝我挤个鬼脸,说:「那我今晚和依玲姐睡,才不理你呢。」说完转身就走了。看着她的身影,我不禁摇头苦笑,这丫头,从小就跟我撒娇赖皮,长成大姑娘家了,还这样。
  今天实在是有点累。洗过澡,我一躺床上就睡着了,并且睡得很死。
  也不知道是半夜几点,迷迷糊糊间我觉得有个赤身裸体的女人钻进了我被窝,刚开始我以为是在做梦,后来才意识到是真实的,由于睏倦得要命,眼皮万分沉重,我以为是黄依玲,也就由她了。
  我向来睡觉都喜欢裸睡,被黄依玲轻轻一触摸,阳具就开始发涨变硬,朦朦胧胧中,我感觉她把我的阳具插入了她的阴道,骑在我身上,似乎怕惊醒我,极其温柔的上上下下动作。我懒得睁开眼睛,由她自己动作了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似醒非醒间,黄依玲似乎完事了,帮我擦拭几下,轻轻为我拉好被子,无声无息地走了。我又沉沉睡去。
  天一亮,醒过来后回想起昨晚的情景,我以为做了春梦,待起床发觉阴茎上还残留着一点纸屑,才确认昨晚确有其事。没想到黄依玲居然敢偷偷摸摸过来!
  早餐桌上,黄依玲笑谈自如,四个少女更是嘻嘻哈哈,商量着今天怎么玩。吃过早餐,小燕她们四个去了「欢乐谷」,我和黄依玲各自上班。
  中午快下班时,黄建设传来好消息,几大电信公司的合同已经签署。我向他表示祝贺!黄建设高兴之余,有点忧心忡忡地问我:「豹子,佳丽怎么样了?我发觉她好像在疏远我。」
  我心一跳,反问他:「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让她知道了?」
  黄建设想了想,说:「没有啊。」
  我说:「你好好想想,在这里她也没什么两样啊。要有问题,你们俩谈谈不就明白了。」
  ……
  中午我没回去,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,我想起了小七,不知道回去后现在怎么样了?拨通她的手机,传来小七熟悉的声音:「萧乐啊,你好吗?」一听她说话的语气,似乎很高兴。压在我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我们欢快地说开了。
  小七告诉我,她和代勇离婚了。这猝不及防的消息令我惊诧!我歉意地说:「小七,真对不起!都怪我!」
  小七歎气说:「这怎么能怪你呢?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,当年要不是走错了,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。」我无言,小七接着说:「不过现在好了,我觉得心情舒畅啊!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。」
  下来我们又谈了许多,一时间,我觉得和小七说话轻鬆多了,整整两年,我们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。
  下午北京办事处打来电话,我刚问声「你好」,对方就听出我是谁了,苏萍在电话中高兴地问:「你好啊!萧乐,最近忙吗?」
  我笑着说:「萍姐啊,我很好。你呢?」
  苏萍柔软的声音很动听:「我啊,忙死了。有件事正需要向你请求援助呢。春节过后北京有个通信设备展览,公司已经决定参展,可北京的技术人员有限,想请求公司委派两三位技术人员过来帮忙,请你多多帮忙!」
  我说了:「萍姐,看你说的,你这是一家人说两家话啊,行了,这事我一定办好!时间就由你定了。」
  苏萍说:「太好了!谢谢你!我把参展设备选型传真过去,你安排他们尽快熟悉,春节过后人就过来。」
  我应声:「行!」
  苏萍又说:「最好啊你也一起过来,到北京来玩玩,怎么样?」
  我说:「那敢情好了。有萍姐在,当然是最好的啦。到时看吧,有机会我一定去。」
  下班的时候我去找李佳丽,打算把黄建设的话转告于她,我可不想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。在电梯里恰逢李力德的老婆孟明娟,公司有四部电梯,在此碰到还真有点巧。只见她一身白色碎花连衣群,明目皓齿,略施粉黛,妩媚中见清纯,是个标準的美人儿!——真不知道他妈的李力德几世修来的福气!
  我客客气气称呼她:「嫂子,来找力德啊?」经常到他家打牌,混久了多多少少熟悉些。
  孟明娟微笑着说:「哦,晚上有个朋友请客,我等他一块去。对了,工作很忙吗?好久不见你上我家去了。」
  我正想按按钮,发现电梯按钮十九楼和二十三楼的指示灯亮着,刚伸出的手缩了回来。十九楼是南总的办公室,李力德在二十三楼,刚才有谁按错了吧。
  南总的办公室很豪华,听说里面还有会议室、办公室、休息室,我每次进去都是在办公室会面,其他的房间具体如何我就不清楚了。外间是秘书处,只有李佳丽还在忙着整理手上的文件,其他人不见蹤影。
  我轻轻走了过去,李佳丽抬头恰好看到我,朝我微微一笑。到了她身边,我小声问她:「南总还没走?」她点点头,「那你可以走了没有?」
  她轻声回答:「可以了,我们走吧。」
  我俩一前一后走出南总办公室的大门,李佳丽顺手把门带上。
  留在通道说话不太方便,我们边走边谈,我把黄建设的忧虑转告李佳丽,李佳丽沉默不语。通道不长,走着就到了电梯口,我按了电梯,没想到电梯门开的时候就见到了李力德,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,见到我俩他也是一愣,转眼眉开眼笑说:「小萧,今晚上我家,怎么样?」
  我最恨他叫我「小萧」,但还是脸带笑容说:「你就不怕嫂子揪你耳朵?」
  李力德「嘿嘿」一笑,说:「今晚她有应酬,晚点回家。」
  我问:「你怎么不一起去?」
  李力德说:「她们公司的应酬,怎么会叫我去?行了,八点,準时啊。」
  我心一动,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,我想不出来。对于麻将,近期我确实不感兴趣,我婉言谢绝了李力德的邀请。
  出了电梯,乘着李佳丽和同事说笑的间隙,我打电话给黄依玲,告诉她我晚点才回去,黄依玲说她也是忙得要命,小燕几个今晚在外吃,可能都会晚些才回。
  我请李佳丽一块吃饭,她婉言拒绝了。
  无奈,我只好到外面的小饭馆简简单单填饱肚子了事,然后走回宿舍。
  宿舍还是老样子,我打开电脑,心一动想起了柯平的那份档案。再次打开来仔细观看,不免担心柯平的安危,二十几天了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?他不想我捲入这事件,是为了我的安危着想,既然如此,我又岂能对他的安危毫不过问?心一横,我拨通了柯平的手机。
  「喂,萧乐,有事吗?」柯平在电话里说。
  「怎么样,最近好吗?」我问。
  柯平爽朗地说:「还行。现在我在西安,等会还要执行任务。有空我再给你电话。」
  听得出他的情况很好,我心情舒畅了:「没事。忙你的!再见。」
  我把电脑上的文档资料依然做了反删除处理,隐藏在主页。这时电话响了,「你好!我是萧乐。」
  电话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:「萧大哥,我是小琳。我有事找你呢,你帮帮忙好不好?」
  我问:「什么事?说吧,能做到我一定做。」
  那晚我和她聊到很晚,她改口称我为萧大哥了。同时告诉我她的名字叫温小琳。
  小琳有点着急地说:「我男朋友过两天要来,我不能让他知道的。想请你帮帮忙,好吗?」
  我说:「怎么帮呢?你说。」
  小琳说:「我就说在你们公司上班,你帮我瞒住他。」
  我说:「这没问题。但还有一点,这几天你不能住在宿舍里了,你的舍友多多少少会暴露出来。」
  小琳有点急:「那怎么办?」
  我心想索性帮人帮到底了。反正现在黄建设在外,下来几天我也不在宿舍,不如借给她用几天。于是对她说:「这样吧,小琳,我的宿舍如今空着,你过来看看,中意的话不妨就在这里住几天,可以吗?」
  小琳沉吟片刻,说:「那你现在方便吗?」
  我说:「我现在就在宿舍里,你过来看看吧。」我把地址告诉了她。本来我不应该这么做的,让一个风尘女子住到宿舍里,传出去名誉就差了,何况我还把真名告诉了她。但直觉告诉我,小琳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!再说宿舍是蝴蝶式的套房,极少在楼道里与人相遇。
  我到楼下等她,过一会,她就打的急急忙忙赶来了。依然是一身时尚装束,娇美的容颜,曲线分明的身材,神采飞扬,任谁都不会把她当成风尘中人。
  我放心了,带她到宿舍。
  坐下喝口水,我带她到我的房间,房间一向收拾得乾乾净净. 小琳四处看看了,说:「你收拾得真乾净!不过不太像女孩子的房间,」
  我笑了,把钥匙交给她:「要像女孩子的房间,那我不成了娘娘腔啦!来,钥匙给你,你想法子改变吧。」我又指着对面黄建设的房间说:「那是我同事的,去了汕头,不会回来,你儘管放心。我这要有什么需要清理的,放到他那里就行了。记得把他的门锁好。」
  小琳看着我:「萧大哥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?」
  我摆摆手说:「看你,说哪的话啊?对了,介绍介绍你的男朋友?」
  从小琳口中得知,她和男朋友是在上海打工认识的,收入都不高,小伙子很上进,有梦想。可小琳觉得靠打工的那点钱实现他的梦想,无异于癡人说梦。后来听说深圳收入很高,忍不住就来了深圳,想多赚点钱帮助男朋友实现梦想,但在酒红灯绿中,终也禁不起诱惑,出卖了自己的身体。
  小琳说完,含泪问我:「萧大哥,我是不是很贱?」
 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我们彼此之间互相信赖!人和人之间有些事真的不必问缘由。
  我怜爱的看着她说:「小琳,别那样子想,人和人走的路是不会相同的,在我眼中,在你男朋友心中,你是一个好姑娘!真的。」
  小琳感激的看着我,嘴唇翕动,却说不出话来。
  我帮小琳收拾一下屋子,帮她设计了一个身份:我的秘书,再把公司里的人员设置告诉了她,让她熟记。虽说对他男朋友大为不公,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。
  小琳是个聪慧的女孩子,不一会就全都了然于胸,然后又撒娇缠绕着我,要我教她电脑. 我不忍心拂她的热情,只好端坐下来,手把手地教她,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幽香,我也乐趣盈然。
  小琳其实对操作电脑挺熟练,待我发觉她根本不需要我教她什么时,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了。我去外间倒了两杯开水回来,指着她说:「你这丫头,竟敢骗人?」
  小琳「吃吃」一笑,朝我扮个鬼脸。
  喝着开水,看着小琳独自玩弄电脑,我觉得我应该走了。我对她说:「小琳,今晚你就住这了。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。我过去了。」
  小琳起身送我出门,在门口又说了两句感谢的话,我轻轻捏捏她无暇的粉腮,不再说什么就走了。
  回到别墅,黄依玲还没回来,小燕四个已经回来了,歪歪斜斜都躺在沙发上,一见到我,直呼「累死了」,那狼狈劲儿,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似的。
  等她们洗好澡,立即一扫疲倦神态,又是精神焕发了。高敏从冰箱拿出几瓶啤酒,说一定要和萧乐哥哥乾杯,刘婷跟着起哄,说萧乐哥哥最豪爽,她们最喜欢和我喝酒了。给她们一扣高帽,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。
  喝过酒我们几个各自睡觉,黄依玲几点回来我不知道,半夜里迷迷糊糊之间,她像昨晚那样在我身上活动着,我懒得睁眼,似醒非醒中由她任意了。